English 繁体中文

您现在的位置: 北京新发展集团 >> 重要信息 >> 行业动态 >> 正文
美国创新创业教育低龄化现象透视                

 

  “少年创业者”能走多远?

  ——美国创新创业教育低龄化现象透视

  伊森是一名高二学生,就读于美国波士顿北郊温彻斯特镇公立高中。从3年前开始,他的课余时间,除了应对繁重的功课、练击剑、学小提琴外,几乎全都投入到一件事中了——创业。

  他和同校另外4名高中生,成立了一个非营利机构,做新技术研究。目前他们正开发一项技术,将手机应用软件与可穿戴技术相结合,以帮助视障人士更便利地与他人交流。另外,伊森和同伴开发的一个汽车防盗软件,已完成了临时专利申请,正朝着产品化方向努力。

  而这一切,都开始于他在一个创业培训项目中所受到的启发。

  少年懵懵懂懂起步

  这个位于波士顿剑桥镇的创业培训项目,由非营利机构Youth Cities创办,该机构全称含义是:“青少年创新创业以及可持续产生影响力”。

  2014年暑假,因为偶然的机缘,还是初中生的伊森懵懵懂懂来到这里上课。

  培训中,导师鼓励孩子们观察自己生活的社区,找出需要解决、自己又有兴趣的问题。

  伊森回忆道,培训开始没几天,他的朋友珍尼弗走过来,跟他讨论自己观察到的一些社会问题,其中有一个现象引起伊森的注意:在美国,每年有大量的汽车被盗。

  做了一番功课后,伊森发现,市场上很少看到有公司开发汽车防盗产品,于是他决定了自己的创业方向。想出初步方案,他说给朋友们听,珍尼弗和伊森的另一个朋友麦迪当即决定和他共组研究团队。

  几个小伙伴又参加了第二年春天的训练营,一边学习创业知识,一边尝试将不停冒出的新点子带入项目研究。

  训练营中期展示前,伊森和伙伴们开始准备PPT,他们的导师凯瑟琳及项目创办人维姬都认为他们的研究有价值,建议他们先申请临时专利,保护所有权,再继续推进研究。于是,导师帮孩子们和专利律师联系上。2015年夏天,这群高中生顺利申请了临时专利,还打算一年内申请正式专利,并向产品化方向努力。

  训练营之后的独立研究中,伊森他们会不断遇到新问题。带着这些问题,他们参加每月一次的创业聚会,征寻训练营其他人的建议。去年底的一次聚会后,他们意识到,他们的研究有些太偏重硬件了,软件部分还比较弱,于是,他们对研究计划做了一些修改。

  “创业过程中,有困难的时候,我们会有挫败感,但找到途径克服障碍时,我们又会无比兴奋。我喜欢这种体验。”伊森说。

   少年创业明星索默斯

  在美国,像伊森一样的“少年企业家”,即少年创业者越来越多地出现。他们以高中生为主,也有一些初中生。他们一边接受着常规的中学教育,为未来申请大学做着各项准备,一边利用课余时间尝试创业。也有极少数孩子在创业上做得很好。17岁从高中辍学并创业成功的托马斯·索默斯(Thomas Sohmers)即是一例。

  索默斯很有天赋,13岁时即作为实习生,连续3年在麻省理工学院一个研究实验室参与研究。在那里,他认识了日后一起创立公司的合伙人。

  2013年,读11年级时,索默斯从“泰尔奖学金”获得10万美元种子资金,决定从高中辍学。他离开马萨诸塞州的家,奔赴硅谷所在的湾区,与人合创了一家公司,并成功融资上百万美元。2014年,他的公司推出首个产品:集高速运算和低能耗为一体的计算机服务器芯片。该技术可帮助依赖云计算的大型企业明显降低能耗。

  正忙于完善这一芯片技术的索默斯,已没有返回高中就读的打算。

  索默斯辍学创业的“幕后推手”是一个创业加速器,由硅谷炙手可热的企业家、风投人士彼得·泰尔(Peter Thiel)创办。泰尔是家电子商务支付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并屡屡出手不凡,成功投资多家新兴技术公司。2004年,泰尔给了一个哈佛大二学生50万美元,换取对方公司10.2%的股权,这家公司即是日后的Facebook(脸书)。

  泰尔2010年创办了“泰尔奖学金”,鼓励并帮助有天赋的青少年创办公司而不是进大学。该奖学金每年从全球挑选20至25名不满20岁的青少年,邀请他们到硅谷,每人获得10万美元种子资金,并在硅谷知名技术专家直接指导下进行学习。但前提条件之一是,这些青少年必须从常规学校辍学两年。据悉,从2015年,获资助名额增加到每年30名,年龄上限放宽到22岁。

  “少年企业家”索默斯的创业成功,直接受益于“泰尔奖学金”项目提供的创业创新培训机会和资金支持。一位同样获得资助的小创业者说,他曾写过一个名单,列举了一些他梦想见到的“牛人”。他做梦也没想到,参加项目后在硅谷学习的两年,他几乎见到了名单上的所有人,并直接面对面向他们请教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绝大多数少年创业者都受到不同程度、不同形式的创业创新培训及来自社会多层面的支持,“幕后推手”的力量不可小视。

  少年创业与“幕后推手”

  今年16岁的丹尼尔·辛格(Daniel Singer),就读于洛矶机一所私立高中。两年前,14岁的他已管理着一家有6个成员的技术公司,并吸引到来自巴西投资者的20万美元种子资金。

  12岁的时候,辛格创办了自己的网站,这个网站让Facebook好友们可以匿名交谈。这一创意吸引了许多青少年,不久网站用户增长至300万人。他接着开发了一个社交软件,很快吸引了10万多用户。

  他的“幕后推手”是一群人。在他有了创意后,他父亲的一个编程员朋友在技术上对他进行辅导和帮助;他父母完全不懂编程,但可以在商业方面帮助他。做电影制片人的父亲与他联合申请了两项专利,并加入他的公司,成为团队一份子。

  像辛格一样,除了自学,许多少年创业者的创业培训还来自家庭,家庭的支持起了重要作用。但近年来,无论学校还是其他社会组织,对创业创新教育开始给予越来越多的关注和支持。继许多大学纷纷开办创业专业或课程后,创新创业教育日益低龄化的趋势已逐渐呈现。

  针对中学生,以课外班、夏令营等形式存在的创业创新培训在增多。创业创新培训与基于项目学习、基于问题学习等美国流行的教育理念一脉相承,在此基础上继续延伸和推进,帮助少年创业者在真实世界拓展和探索。

  此外,各种与创业创新相关的网站也是少年创业者获得相关培训、实现梦想的重要方式。中学生们从不同网站学习各种技能,众筹网站、社交媒体等都成为少年创业者的创业助手。

  互联网,给试图走向真实世界和真实市场的少年创业者,铺设了一条前所未有的快速通道。一些崇尚新技术的成年人,似乎也对推动和扶持少年创业产生了很大的兴趣。

  波士顿儿童医院是哈佛大学的教学医院,是美国排名第一的儿童医院,十分重视医疗技术创新,少年创业者的创意和点子同样受到他们的重视。一名高中生开发了一个应用软件,帮助患糖尿病的儿童监测胰岛素水平,另一名高中生着手为多动症儿童开发相应软件,类似的情形时常会有,医院的创新团队成员都会安排时间,和这些小创业者面谈,听取他们的创意,并帮助提出改善建议。

  更引人注目的是,创业创新培训正一步步向正规学制的学校教育系统渗透。

  已有不少高中开设了与创业创新相关的项目。波士顿威斯顿镇公立高中除了财会、市场等商业类别的选修课外,还开设了一个关于创业领导力的课外项目,由全美创业专业排名第一的大学巴布森学院举办。该项目结束时,会举办一个商业计划及创业竞赛。

  位于波士顿西郊的知名私立女子中学丹娜豪中学从2014年起,给三、四年级学生开设了创业暑期项目,学生有机会向企业界专家展示创业计划,学习并体验创业实践。

  一些更“前卫”的中学,已开始将创业创新课列入学校正式课程。波士顿“毕弗尔国家走读学校”是一所初高中混合私立学校,该校将创业课列为数学类选修课的一门,高中四年级学生有一个学期可以选修。课程结束时,也有一个创意展示活动,由风投专家和其他专业人士对学生的成果进行评价。波士顿卫斯理镇公立高中也开设有占6个学分、为期一年的“商业创业与经济学”选修课。

  一些课外培训机构,已开始推广针对学校教师的培训,力图将创业创新教育融入学校各个传统学科的教学。一些新近出现的“新新学校”走得更远,直接颠覆了传统办学方式,以项目学习、个性化学习为核心,创业创新培训成为学校教育的主体内容。

  创业低龄化,争议没有停息

  少年创业者在增多,创业创新教育日益低龄化,个别高中生辍学创业,一系列相关联现象的出现,在美国不断引发着思考和争议。

  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苹果公司联合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微软公司创始人比尔·盖茨等多位名人从大学辍学创业成功的先例,虽然赋予了辍学创业这一举动不少积极色彩,但辍学创业,即使在今日的美国,仍被多数人视为前卫另类的行为。相反,许多人认为,在知识经济时代,对高层次人才的需求在增多,接受系统的大学教育显得更为必要。

  索默斯这样的高中生辍学创业的行为,进一步挑战了人们的接受能力。

  布莱恩·杰登(Brian Tjaden)博士毕业于全美名列前茅的文理学院阿默斯特学院,现任教于知名文理学院卫斯理学院,教授计算机课程。他对记者说:“我不赞成青少年过多把精力用于学习赚钱的技能,或者辍学创业。我自己是博雅教育理念的受益者,深感全面的教育能让孩子们拥有更多的底蕴,更好的品质,这些品质在十几、二十年后以至一个人的一生仍会产生重要的积极作用。”

  活跃于创业创新领域的波士顿学院技术转移专家、世界华人技术经理人协会会长文立民教授也不赞成青少年过早地辍学创业。他对记者说:“创业是一件高风险的事情,并不容易成功,不能把个别人的成功当作具有普遍意义的经验进行推广,尤其是涉及到心智尚未成熟的青少年群体。青少年申请的专利,短平快的软件、APP居多,大多数不是高科技发明,极少有引领企业、行业本质变化的革命性发明,他们缺乏商业、法律等许多领域的知识和经验,加上自身的不成熟,失败的机率更高。商业创造中存在技术、市场等风险,鼓励不成熟的青少年辍学创业,无疑会增加商业创造中人的风险。对青少年本人来说得不偿失,对社会资源也是一种浪费。”

  但对青少年开展创业创新培训这一实践,文立民表示赞同。“孩子接受一些创业创新培训,开阔视界,培养创业精神,是好事。不过,这是一个学习的过程,侧重点不在创业本身。不管时代怎么变,素质教育都是必要的,在青少年阶段,教育的重点是塑造完整的人,而不是培养专家学者。”

  “在高中阶段接受创业创新培训,不仅仅是学习怎么创业,也在学习实际生活需要的一些技能。”巴布森学院教授创业课的海蒂·内克(Heidi Neck)教授说。

  “我的学生们都有上大学的打算,接受高等教育是必要的,我不赞成青少年辍学创业。” Youth Cities创业培训项目创始人维姬表示,“针对青少年的创业创新教育,不光教商业技能,更重要的是思维方式、创业意识等方面的引导。”

  比尔·盖茨也曾在博客中写道:“尽管我自己从大学辍学,并幸运地在软件行业取得成功,但是获得学位是更可靠的成功之路。”

  对青少年辍学创业的行为,尽管支持的声音明显微弱,但创业这桩事本身,仍像一块磁石,吸引着不少年轻人。

  据悉,“泰尔”奖学金每年的竞争相当激烈,录取比例不到1%。2015年关于该项目的统计数据显示,80个当时和之前的项目参加者共吸引风险投资1.4亿美元,创造收入4100万美元和375个就业机会。小创业者们辍学两年后,一部分人继续创业之旅,有的经营连锁酒店,有的设计了销量曾居苹果网店同类产品首位的APP。也有一部分人,在经历了创业培训或实践后,选择重返校园。

  国内首位“泰尔奖学金”获得者、普林斯顿大学留学生陈心怡,2013年获资助辍学后,曾加入北京一家高科技创业公司。该公司公关部门人士日前告诉记者,陈心怡已离开该公司,返回普林斯顿继续自己的学业。

  “少年创业家”能走多远?青少年阶段学习和体验创业,对一个人长远的发展会产生怎样的影响?也许,这其中的得失,小创业者们只有日后经历漫长的人生后,才会逐渐体味到。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2016/6/15 15:35:50   

    版权所有:北京新发展集团 Copyright(C)2011 Corporation All Ris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17792号 Tel:010-69376291
    友情链接:万利彩票  万利彩票官网  万利彩票注册  万利彩票  万利彩票  聚富彩票  永利彩票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